車禍記錄3/31日
早上10點到了長庚,跟大哥交接,大哥今天需跑板橋申請看護費,結果也是又白跑一趟,看護費只可以申請一個月是30000元,其餘的醫療等收據完全集中,出院再申請,保險公司向大哥還有肇事者說;先去調解委員會調解,如無法和解再提告上法院,因為第三責任和慰問金是需合解時,才能大筆申請。
天大的笑話!為了慰問金5000元談和解,當我們沒看過5000元長什麼樣子!
大哥回來後,我說看護有遇到醫生,醫生說;要將爸爸轉出,會請長庚轉介師前來詳細說明。無非又是一個打擊,爸爸都還沒醒,而且什麼都要人幫忙看顧,這樣轉出誰能放心,為什麼肇事者因躁鬱症住院,可以住那麼久,而老爸卻從加護病房轉到復建大樓,現在又要爸爸轉去安養中心,極度懷疑肇事者和長庚有動用關係,不然躁鬱症怎能住那麼久 (撞了人以躁鬱症來逃避,那以後撞到人,通通說自己得躁鬱症,被撞得人還要感謝肇事者嗎?)長庚不是很缺病房嗎?爸爸比躁鬱症嚴重幾百倍,醫師卻要我們轉出,爸爸是受盡許多苦無人知的苦,真得很不解肇事者以躁鬱症來逃避卸責,真得是過份到了極點。
廖醫師也無法直接告訴我們,爸爸大概多久會醒來,亦或是醒來也是痴呆,一直無法給我們想要的答案,在長庚有人比爸還輕微的,都還在住院,為什麼我們就要轉去安養或看護中心呢?到底是長庚的原則,還是廖醫師的原則。隔壁床的太太說;有些醫師很會趕人。問題是,趕人也要評估後再來做決定,可是都沒有,就趕人,那我們是不是要說;長庚是營利的單位,並不是救人的醫療單位。難道這社會病得這麼重嗎?不是邵曉玲就不管了嗎?不是大官就不用救了嗎?我想很多人一定也有同感。
爸爸常常被護士捏胸部和大腿,都瘀血,看了真得是很心疼。早班有位護士進來捏爸爸的胸口,爸爸咿咿呀呀的叫,右手像中風的樣子極力要去撥開,但還是撥不到,因為沒力,而且眼睛也張不開。護士大聲說;「來呀~來呀~痛就來撥開阿!」看了非常難過,為什麼爸爸要受這種折磨,肇事者你還能以躁鬱症安心住院裝憂鬱,我最看不起這種以躁鬱症來裝可憐的人,台灣有多少人是憂鬱症,我和媽媽都有憂鬱症,難道肇事者的躁鬱才叫躁鬱症,那我們的憂鬱症是活該嗎?
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廣州

cceflsarm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