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廣網北京3月31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《全球華語廣播網》報道,夏天馬上就要到了,走在綠樹如蔭的城市街道上,你一定會感覺很愜意。不過,城市種的什麼樹,各種樹木的比例應該如何搭配?
  近日,南京市的首個行道樹“專項規劃”——《南京市行道樹樹種規劃(2014-2026年)》,正在公開徵詢大家的意見。南京市民可以到規劃建設展覽館的一樓規劃公示廳,或者是登陸園林局、規劃局網站查看規劃細則並提出自己的意見。
  據說未來南京道路綠化樹種將劃分為“三個梯隊”。限制香樟的種植數量,增加南京“市樹”雪松和“市花”梅花的應用,同時,一批以“南京椴”為代表的“鄉土植物”也成為新鮮的品種亮相城市。
  南京市園林局規劃建設處工程師羅新寧表示,未來南京市園林部門將視各區域的不同狀況,逐步改善。
  羅新寧:在老城區,因為老城區南京的綠色隧道這個景觀已經非常好了,我們在老城區要繼續延續這種景觀,主要做好保護和管理,在風景區,根據風景區的特色,要跟風景區的景觀相協調。
  在國外,城市綠化建設或者小區綠化建設,會不會徵詢民眾的意見?城市建設規劃,當地居民如何積极參与?
   >>阿根廷:曾花重金打造“城市花園” 包羅各國綠植
 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前駐南美首席記者王覺眠:幾年前,我剛到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時候,就被這裡豐富的城市植被震驚了,這裡的公園裡有熱帶的高大椰子樹,盛開的珍奇熱帶花卉。在阿根廷經濟實力超級強悍、國民生產總值全球第二的年代,那時候歐洲和亞洲正陷入世界大戰,財大氣粗的布宜諾斯艾利斯政府認為自己的城市是世界第一,理應有全世界各種植被來覆蓋,於是花重金從各國移植來了奇花異草和一些有特色植物,因為阿根廷的土壤實肥沃,氣侯又很溫和,冬天不冷、夏天不熱,來自寒帶和熱帶的植物就這樣生存了下來。
   >>澳大利亞:居民自家花園綠化亦受法律約束
  在澳大利亞,政府對於城市綠化管得嚴、也管得寬,甚至居民自家花園的綠化,也有相關法律規定進行約束。
  《全球華語廣播網》澳大利亞觀察員胡方:澳大利亞是一個年輕的國家,建國只有200多年,而城市發展的歷史也並不是很長,因此對於很多澳大利亞的城市來說,它城市的綠化和規劃所需要做的並不是如何來增加綠化面積,而是如何在開發的同時,儘量不減少綠化面積。
  目前,澳大利亞的城市綠化覆蓋率通常在50%以上,為了保證這個綠化率不下降,澳大利亞政府通過立法以及公示兩種方法來進行。比如古樹名木如果是50年以上樹齡的,禁止採伐,如果需要移植,也必須由政府批准,而如果是住宅用地,在興建的住宅區綠化面積必須在30%以上。甚至對澳大利亞居民自己住宅內的花園,澳大利亞政府也會有相關規定,如果花園裡面草長得太長,被鄰居投訴以後,需要支付巨額罰款。同時,在政府的強制幫助執行下或自己執行,需要把草坪修剪整齊。
  另外,對於一些公共性的城市規劃或綠化建設,政府會提供一個相當長的公示期,公示期不得少於三個月,經過公示之後,根據公眾的意見,對規劃方案進行重大修改,然後還需要再公示不少於一個月,期間還要經歷遞交公眾的書面意見、舉行聽證會等法律程序。
   >>德國:環保和綠化已深入政治、經濟和社會生活
  德國是最早提倡環境保護,並捨得在這方面投入大量人力和資金的國家之一。經過長期的努力和發展,環保和綠化已深入到德國政治、經濟和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。
  《全球華語廣播網》德國觀察員薛成俊:德國的城市佈局有具體的規劃部門負責,一些大城市,如漢堡還有專門的城市微縮模型,一街一房甚至一草一木都與實物相對應,為城市規劃人員提供直接參考。城市建設主要是由具體部門和專業人員負責,普通民眾一般不會參與,但是,如果是遇到強大的民意阻力,就不得不對相關的工程進行重新評估,比如斯圖加特市21世紀火車站就是因為市民團體的強烈反對,而陷入進退維谷的尷尬境地。
  在綠化方面以順其自然為主,德國城市的規模一般都不太大,超過百萬人口就已經算是特大城市了,這些城市相對比較擁擠,街道兩側通常直接是房屋建築、樹木比較少見,尤其是在老城區,很少看到街道兩旁整齊劃一的樹木,但是,城市裡會有很多類似小型公園的綠地,或完全任期自由生長的樹林點綴其中,比較有德國特色的是所謂的林蔭大道,自然通常都比較短,但是相對比較寬闊,雖然種的都是野慄子、椴樹等高大優美的樹種,真的是綠樹從容、遮天蔽日。  (原標題:阿根廷重金打造“城市花園” 包羅各國綠植)
創作者介紹

廣州

cceflsarm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